珍视综合资讯网
当前位置:首页»其它

如果不遇江少陵完结了 连载丨如果不遇江少陵 他打算盯着她看到什么时候

2017年11月05日 来源:如果不遇江少陵完结了 大字体小字体

  连载丨如果不遇江少陵(2)

  主屋卧室里寂静无声,沈慈慢吞吞地吃着面,但多少有些食不知味,一方面是跟面食清淡有关,另一方面却是拜江少陵的目光所赐。

  厨房门口,不知怎么的,江少陵心口莫名一凉。2006年对他来说是禁忌,那一年发生了太多太多事,不仅是他,还有……

  猝然接触到这么冰冷的目光,沈慈完全是云里雾里,她是说错什么话,还是做错什么事惹他不高兴吗?

  主屋虽然简陋,但还算干净,一张床、两个床头柜、一组衣柜和一张称不上是书桌的书桌装满了整个空间。沈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这才走到床沿坐下。那碗面放在床头柜上,他没动。

如果不遇江少陵app内全文免费阅读 如果不遇江

  这句大实话沈慈不该说,因为就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江少陵忽然冷冰冰地看着她,目光宛如雷雨夜波涛汹涌的海面,不仅令人窒息,更像是结了冰一样。

  《如果不遇江少陵》是畅销书云檀继《多年前,她曾闯入他的城》后再现经典之作!如果不遇江少陵他说:“江少陵”三个字出现在你的配偶栏里,如果不是丈夫,就只能是亡夫。限量签名本!附赠书签+明信片+云檀亲致:给读者的一封信!

如果不遇江少陵最新章节 如果不遇江少陵在线

  江少陵皱了眉。

如果不遇江少陵小说阅读 如果不遇江少陵APP

  孙家客厅里,江少陵靠着沙发疲倦地闭上了眼睛,直到耳边传来一声“江少陵”,他缓缓睁开眼睛,见沈慈正端着一碗水走过来,一时之间他竟分不清回忆和现实。

  沈慈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她惧怕壁虎这件事,原来他一直都没忘。那是多少年前发生的事情了,那时候她怕很多爬行动物,但现在的她早已无所畏惧。

  记忆里,她惹他生气了,他在前面走,她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变着腔调唤他的名字,一声比一声软。

  江少陵,少陵,江少陵,少陵……

  沈慈走到客厅门口,见院子里站了很多人,江少陵正在和几位厨师握手浅聊,除此之外,院子里还站着几位村民。

  “嘉怡——”孙婶厉声呵斥小孙女不许乱说话,颇为尴尬地向沈慈道歉,“小孩子不懂事,你不要放在心上。”

  半个小时过去,他忽然掀起被子,穿上皮鞋离开卧室,走出主屋,院子里却不见沈慈踪影。

  孙婶笑着点头,心里却在想:少陵也太宝贝他这个妻子了。沈慈是成年人,难道在村子里走一走,村子外逛一逛,还能丢了不成?

  应是感冒作祟,阳光下江少陵身体乍寒乍暖,头晕得厉害。

  负责江少陵和郑睿一日三餐的是一户孙姓村民,男主人孙叔和江父是儿时玩伴,日前江少陵回来,孙叔一家很是热情。

  沈慈盯着那碗面犹豫了数秒,然后伸手接了。

  孙婶见江少陵脸色不好,担心他的身体状况,想起家中好像有一支温度计,就让江少陵先去客厅里坐着,随后带着小孙女上楼找东西去了。

  杏花村民风淳朴,白天黑夜不闭户都没什么问题,孙家别墅大门没关,江少陵走进去的时候,沈慈正和孙婶以及孙婶的小孙女说着话。

如果不遇江少陵 石家庄音像制品

  对孩子来说,白发意味着苍老,嘉怡听沈慈说吃零食不吃饭会导致白发滋生,连忙点头保证:“好,我以后不吃零食了,我要吃很多很多饭。”

  似是觉得吐食物有些不雅,她悄悄地看了一眼江少陵,江少陵正靠着床头闭眼小憩。

  孙婶会这么问,多半是出于热心肠,想要帮她寻偏方试一试。沈慈想了想,淡淡地说:“想要帮她年吧。某一日清晨在浴室里看到自己突然生出了几十根白头发,虽然一直在接受治疗,但因工作关系,这些年白发却是越来越多。好在白发不伤身,况且人到老年,白发自然生,不过早晚罢了,由着它吧。”

推书如果不遇江少陵 书籍 其他

  虽是这样想的,孙婶倒还真的陪了沈慈一下午。其间路遇村民在村子的公用凉亭里喝茶打牌,孙婶相互介绍,沈慈含笑打招呼。看得出来村民对她这个人颇为好奇,虽然没有直接盯着她的白发看,但和孙婶离开时,她分明能感受到后背处隐隐发热,不知承载了多少村民“友善”的目光。

  谁要她怜悯他,同情他了?

  江少陵终于抬眸瞥了她一眼,伸手接过那碗汤。“江少陵”三个字被她轻轻道出,仿佛有一根看不见摸不着的丝线正在轻轻扯动他的心……

如果不遇江少陵小说 如果不遇江少陵小说TXT

  这番话,她没有说给他听,而是重新端起那碗白开水,放在了江少陵的眼前。

  在这世上,有这样一种男人: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他做事精准,不允许工作上出现丝毫偏差,终日周旋于华尔街,应酬于曼哈顿,与人交流可以多国语言完美切换,社会阅历完全凌驾在年龄之上;作为业界同行的死对头,他阴险奸诈,花样繁多,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经商如此,谋取婚姻更是如此;作为丈夫,他的性格阴晴不定,介于正常与分裂之间,并且拥有强烈的操控欲和专制欲……

新书推荐:如果不遇江少陵 新知集团

  沈慈在孙婶家。

  孙婶的儿子和儿媳妇在县城上班,平时很忙,就把女儿送回了杏花村,让孙婶帮忙照看。

  杏花村不大,所以“江少陵的媳妇来到了杏花村”的消息短短一中午几乎传得人尽皆知,孙婶不可能不知道。江家院门外,孙婶初遇沈慈,却已断定她必是“少陵媳妇”无疑,只因她那头醒目的白头发。

新书推荐:如果不遇江少陵 新知集团

  我想从头看,戳↓↓↓

如果不遇江少陵全文免费阅读 如果不遇江少陵

  沈慈这才意识到来人是谁,她厚着脸皮回孙婶,说江少陵素面吃了大半碗,胃口还不错。

如果不遇江少陵app内在线阅读 如果不遇江少陵

  “在陪孙婶的小孙女一起看图画书。”

  《如果不遇江少陵》

  十分钟过去,他隐忍地咬着牙,她没有进屋。

  校报登:商学院榜首江少陵,姿容佼佼,咫尺窥探,惊艳绝伦。

  沈慈疏忽了晨间那场暴风雨,有几包感冒药被摔破,药丸和药片散落得到处都是,还有几包感冒药浸泡在院内的泥水里,继续服用是不可能了。

  她说她不饿,对此江少陵并不发表意见,他从床上坐起身,直接付诸行动,将那碗素面连同筷子一起递给了沈慈。

  郑睿刻意加重“江先生吃完午饭”七个字,奈何沈慈坐在门槛上,斜倚着门框,似是睡着了。郑睿犹豫了一下,把药放在她身旁,转身走了几步,回头再看沈慈,见她并没有理会那包药的意思,郑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果然所托非人,他和陆离还是快去快回比较好……

  楼梯口,孙婶拿着体温计忽然止步——客厅里,江少陵坐在沙发上,沈慈站在他身旁,他牵着沈慈的手轻轻说话,那一刻的江少陵平和而又淡然,仿佛他的万千心事全都可以和沈慈紧密地捆绑在一起……

  中午12:42,沈慈端着碗筷蹲在院子里已经很长时间了。十分钟以前,江少陵当着她的面把感冒药扔到了窗户外,她一言不发地走出去捡感冒药,同时不停地告诫自己:苏瑾瑜死了,屋里那人原本脾气就很怪,如今情绪不好,火气旺,那也是人之常情……

  这里不是纽约,是与纽约隔着万水千山的杏花村。郑睿找来的厨师小队伍在镇上已是名声在外,做菜水平虽然无法跟纽约家宅的厨师比,但贵在入味可口,沈慈中午那顿饭吃得食不知味,晚上可谓是食指大动。

  这人的人格分裂实在是太严重了。

  沈慈身体一僵,心里却像是被银针给轻轻地刺了一下,原来是因为她!

  林宣……林宣……

  江少陵眉心微皱,她在看什么?又在想些什么?

  “出去!”卧室里,人格分裂的江少陵怒极反笑,毫不客气地甩了两个字给沈慈,语气格外重。

  这天中午,孙婶得知江少陵身体不舒服,专门下了一碗素面,又烧了一瓶热水让郑睿和陆离带到江家。

  是一碗红糖水,碗底沉淀着葱白、大葱根须以及几片姜。这碗汤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一月份她曾熬了一碗相同的汤给另外一个男人;陌生的是,这是她第一次熬煮感冒偏方给他喝。

  江少陵这才发现,她冲了杏花茶,几朵杏花花瓣在热水中缓缓绽放,姿态喜人,十分好看。

  他:“……”

  证实感冒药与沈慈无关,他的火气加倍,相较有心买药,无心买药更可恨。

  孙婶接过碗筷,看着沈慈轻笑:“今天早晨,少陵连早饭都没吃,一个人在村口站了好几个小时,后来下起了大雨,他回去的时候,衣服多半是淋湿了,要不然也不会感冒。我之前还纳闷他站在村口干什么,现在我明白了,他是在等你。”

  江少陵一言不发地看着沈慈,不知在想些什么,看起来有些走神,直到沈慈端着汤碗转身,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她在孙婶家,仅仅是为了眼前这碗汤。

  沈慈回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又把目光落在了河面上。河面上还有一群鸭子和几只大白鹅正在自由嬉戏,尚未归家。

  几日前她在江水墅向他提出离婚,那么她现在是什么意思?丧事期间先给他几颗枣吃,等丧事完再给他一棒子,还是说,因为苏瑾瑜去世,所以她怜悯他,同情他?

  夜幕降临,家家户户灯火通明,此时的杏花村才是烟火气息最浓郁的时候,河岸周围的田埂上蛙声遍地,沈慈拿着啃了一半的番薯仔细听了一会儿,然后心血来潮地问陆离:“陆离,你吃过牛蛙吗?”

  孙家客厅里,嘉怡翻看着图画书,沈慈坐在一旁引导嘉怡注意局部细节和整体框架,说话间,有人陆续走进别墅大院,一时之间好不热闹。

  沈慈见有人走过来,站起身踢乱地上的“江”字,朝来人笑了笑。

  “上午郑睿在镇上买的。”沈慈收拾完碗筷准备出去,她有手有脚,寻思着无须等郑睿回来帮她刷碗善后,像这种活她完全可以自己搞定。

  她削了一块番薯放进嘴里,问陆离:“你家先生醒了吗?”

  连载丨如果不遇江少陵(3)

  沈慈中午吃了半碗素面,哪还有食欲?谢绝了孙婶的好意,沈慈让孙婶在门口等她一下,她把碗筷从院子里拿出来还给孙婶,并再次道谢。

  一道欢喜的童音打断了江少陵的思绪,也适时打断了孙婶口中的特效偏方。沈慈和孙婶朝门口望去,只见江少陵逆光而立,清俊的脸有些发白,先是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沈慈,方才礼貌地道了声:“孙婶。”

  云檀的经典小说如果不遇江少陵完结了!云檀的如果不遇江少陵讲述了主角伽蓝和江少陵的故事:江少陵目光没有在伽蓝脸上过多停留,更不曾出言讽刺妻子有本事一枪打死他,他无视那把虎视眈眈的死亡之枪,起身离开。如果不遇江少陵全文app内免费阅读、如果不遇江少陵app内在线阅读送给大家,想看伽蓝江少陵小说结局的不要错过哦!

  陆离在河岸上找到了沈慈,她当时正坐在河岸边拿着一把小刀削番薯,身旁放着两只番薯,还有一些番薯皮,看来没少吃。

  她说不出劝慰他的话,这些年她在纽约市喜悲锐减,早已遗忘了该以怎样的方式和一个叫江少陵的男子正常共处。

  沈慈走到茶几前,把端来的那碗白开水放到红糖水旁边,这时江少陵忽然开口对她说:“家里简陋,难保不会有壁虎,一会儿我跟孙婶说说,今天晚上你住在孙婶家,明天早晨再回去。”

  “什么时候开始的?”

  对于他突如其来的怒火,沈慈将刚才在屋里发生的事情简单地梳理了一遍,想要窥探出他的怒火踪迹倒也不是难事。

  二十分钟过去,他放松面部表情,靠着床头耐着性子等着她进屋。

  郑睿离开前把一袋感冒药交给沈慈:“太太,等江先生吃完午饭,还请您叮嘱他把药给吃了。”

  专制如江少陵,这碗面沈慈如果不接,他怕是会一直端着,或是直接拿着筷子送到她唇边。

  记忆里,她笑容灿烂:“少陵,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你我正在接吻,吻到激情处,你忽然大煞风景地捧着我的脸问:蓝蓝,你刷牙了吗?”

  误会感冒药是沈慈买的,他火气蹿升,怀疑她心怀鬼胎,但说心里没有丝毫波动那是骗人的。

  他在睡觉,但睡得并不安稳,眉心微皱的他,应是好几天都不曾好好地睡过一次觉,显得疲惫,消瘦……

  “是后天性少白头。”沈慈笑容如初。灶炉上放着砂锅,听到煮沸声,沈慈调成小火慢慢煎煮。

  夕阳归家,数只飞鹰在时代广场上空盘旋片刻,忽然凌空而下,如飙风般掠过江少陵头顶,朝东南方向疾飞而去。

  “叔叔——”

  童声稚嫩,沈慈微笑不语。

  沈慈只窥探到其一,至于其二,则是因为江少陵心魔滋生——

  下午的阳光照射入室,那碗汤药上晃动,也在沈慈恬静淡然的眉眼间晃动。她把那碗汤药递给江少陵:“你先端出去,我再帮你倒一碗水。”

  孙婶是被孙叔电话叫回来的,回来的时候提着半筐番薯。陆离正要出门,在门口遇到孙婶,陆离问:“孙婶,您看到我家太太了吗?”

  问题出在感冒药是郑睿买的,而不是她?

  天色擦黑的时候,陆离和郑睿回来了,不仅购买了半卡车食材,还带回来一支厨房小队伍。

  沈慈站在茶几旁,表情很淡,就连声音也很淡:“这几朵杏花是我午后在江家宅院外捡的,我刚才尝了一下,虽然味道有些苦,但它有润肺定喘、生津止渴的功效。我和你喝同一碗杏花茶,等于吃了同样的苦,没道理江家你住得,我却住不得。况且今天是苏姨下葬前的最后一晚,她生前待我很好,我不回江家给她守灵的话,她今后怕是会时常托梦吓我。”说到这里,她抠了抠手指头,语气里夹杂着三分玩笑,半真半假地道,“我惧怕和鬼魂打交道,所以江家,我必须回。”

  还是能分清的。

  因为唯一,所以他可以一再退让;因为唯一,所以他有多恨她,就有多在乎她。

  他很想问一问,她的头发究竟是不是因为那件事白的,但有些话一旦问出口,只会伤人伤己,到头来不仅伤了他,也伤了她……

  午后,江少陵几乎找遍了杏花村,后来听村民说沈慈在孙婶家,这才暗松了一口气,却不愿意承认后背之所以会出一层冷汗,皆是来源于内心最深处的那份恐慌和不安。

  这时厨师端上来一道冒着热气的干锅菜,小火慢熬,花椒香味扑鼻。江少陵见沈慈很爱吃那道菜,出于好奇,他试吃了一下,味道麻辣,肉质鲜嫩……

  他和林宣待遇相同,他应该欣慰,还是应该生气?原来,林宣在她心中也不过如此,所谓特例,林宣并非是专属的那一个。

  沈慈却是忍不住笑了。她在杏花茶里加了安眠药,他喝完之后能不困吗?苏瑾瑜去世后,他怕是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要不然气色也不会那么差。

  别墅内外灯光耀眼,江少陵和人攀谈间,无意中看到了倚在门口的沈慈,她好像是在看他,却又不像是在看他……

  牛蛙?

  素面的水分被吸走大半,入嘴并不好吃,但她又有什么可挑剔的呢?他生着病,却把素面让给她,此刻她该偷笑,而不是挑三拣四。

  孙婶见沈慈一点儿也不介意别人问起她的白发,略一沉吟,背着小孙女,压低声音问沈慈:“小慈,孙婶问一句,你可别生气啊!你是先天性少白头,还是后天性少白头?”

  中午孙婶操持完家务,记挂江少陵的身体状况,就火急火燎地赶到了江家老宅。

  沈慈觉得这样挺好,她右手拿着筷子,用手背碰了碰江少陵的手臂,见江少陵睁开眼睛看着她,她很好心地把剩下那碗面递给了江少陵:“我吃不完,倒掉的话实在是浪费,你不嫌弃的话,剩下这半碗面要不你吃了吧。”

  2014年2月4日之前,他有苏瑾瑜,有她;2014年2月4日之后,苏瑾瑜死了,她成了他在这世上仅存的亲人,也是唯一的那个亲人。

  她做出这样的举动,又说出这样的话,江少陵纵使不感动,也该心有触动,但这日中午,温暖的阳光穿过窗户晃进他幽深的眼眸里,他盯着那袋感冒药,却有一股火气猝然蹿起。

  煮好的面放着不吃容易坨在一起,沈慈拿起筷子刚搅拌了两下,就听本应熟睡的他忽然开口说:“饿的话,你把面给吃了。”

  晚餐摆放在孙婶家,郑睿壮着胆子叫醒了江少陵,但是很会推卸责任:“江先生,晚餐已经做好了,太太让我叫您过去。”

  云檀最新言情小说如果不遇江少陵非常的好看,伽蓝却不买账,记仇的功夫一流。如果你知道我过生日......更多精彩内容来如果不遇江少陵全本下载免费阅读伽蓝江少陵全文资源了解吧~

  回去前,他托孙婶帮忙照看一下沈慈,说她初来杏花村,最好别让她四处随意走动。

  江家厨房年久失修,早已不能再用,唯一的办法就是借用孙婶或其他村民家的厨房。至于夜间休息,厨师明天凌晨就要动手做饭,所以只能睡上几个小时,倒也好打发。

  “我没胃口,吃不完就放着吧。等郑睿回来,留给他收拾。”江少陵对那碗面视若无睹,语气虽然轻淡,声音里却透着清晰可闻的疲态。

  江少陵讲话一直是坚定有力,掷地有声,但此刻声音喑哑,力道发虚。沈慈难得善心回归,收起坏心眼,把碗筷放在一旁,先是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从口袋里取出那袋感冒药放在水杯旁,很尽责地叮嘱江少陵:“我把感冒药放在这里,等水不热了,你记得把药给吃了。”

  陈叔说:“少陵媳妇长相偏清秀,气质很好,只可惜却是一个少白头。”

  这里是杏花村,几乎每户人家别墅外都栽种着杏花树,伴随着一场春雨侵袭,杏花花瓣落了满地。孙婶来到江家的时候,沈慈正蹲在大门外用杏花花瓣在地上拼贴出一个大大的“江”字,不是一般的清闲无聊。

  她向来不在乎这些,村里村外空气干净,二月杨柳已发芽,河水波光荡漾,配上周遭的杏花树,风光旖旎,别有一番动人心魂之处。

  孙婶却不认同她的话:“少陵哪能让你住在这里。你刚来,所以才会觉得新鲜。村子空气虽好,但不适合年轻人居住,如果你喜欢这里,可以等你和少陵老了,一起回来住上一段时间,估摸着那时候我早就不在了。”

  如今她已从脑研究院离职,抠手指的坏习惯却依然存在,而且一时半刻怕是很难改。

  陈叔言语间满是惋惜之意。在他看来,江少陵如今事业做得那么大,人又长得好,娶媳妇怎么说也该娶一个颜值与他相匹配的女子,就算颜值不相配,至少妻子也不该头发半白。

  是给他喝的吧?

  江少陵夹第二筷的时候,同席有人感慨道:“这道干锅牛蛙做得真不错,很入味。”

  不,她的无心仅限于自己,反观她的有心倒是毫无保留地给了林宣。似是一种讽刺,一月份叙利亚帕尔米拉,她察觉林宣感冒,曾亲手煮了一碗汤端给林宣……

  记忆里,她坏坏一笑:“江少陵,我还很年幼,你不要勾引我犯罪。”

  沈慈今年27岁,游历过很多国家,也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异国帅哥,但江少陵是她见过的长相最完美的男人,就连中美混血出身的林宣也不是其对手。

  沈慈笑了笑,她没孙婶想象中那么敏感。见嘉怡有些委屈地站在一旁,沈慈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半开玩笑道:“因为我天天吃零食,不怎么爱吃饭,所以头发才会这么白。婶婶现在很后悔,所以嘉怡千万不要学我,一定要按时吃饭,等嘉怡长大了,一定会拥有一头漂亮的黑头发。”

  “江先生睡得很沉,还没有醒过来。”陆离皱眉,江先生是一个很警觉的人,这次应该是病得不轻,否则也不会久唤不醒。

  “婶婶,你的头发为什么会这么白?”厨房内,小孙女童言无忌,却令站在客厅里的江少陵皱了眉。

  江少陵微不可闻地皱了眉,等他意识到他在做什么时,他已握住了她的手,有一股破茧而出的暖意柔化了他的五官线条,他沙哑着声音说:“别抠手指,晚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去。”

  孙婶笑着点头:“那就好。”

  江少陵朝那碗面看了一眼。她还真以为他什么都没看到吗?刚才见她吐食物到碗里,因为不愿直视,他才闭上了眼睛,她倒好,坏心眼数十年如一日,吐过的食物都敢拿来让他吃……

  春日的阳光很暖,沈慈睁开眼睛静静地坐着,眼睛被明晃晃的阳光暖得很温热。中午村子里很安静,连带院里院外也是安静无比。从郑睿端饭进去到离开,时间已经悄无声息地走过了五分钟,主屋卧室却没有任何动静,她无意识地抠了抠手指,扶着门框站了起来。

  江少陵回江家睡了一下午。

  这里是杏花村,林宣在纽约,躺在她面前的是江少陵。她很清楚,苏瑾瑜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他虽不动声色,虽将万千喜悲藏匿心中,但内心怕是早已泥泞一片。

  近几年来,她何时善待过他?

  江少陵感觉头很沉,他顺手拿起搁置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发现有好几通未接来电。他将手机撂到床头柜上,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才下床。郑睿兑了一盆温水放在架子上,江少陵洗脸的时候问郑睿:“你回来的时候,太太在孙婶家做什么?”

  江少陵越想越气,压着怒火问:“你身上怎么会有感冒药?”

  沈慈选择装傻,不过……他打算盯着她看到什么时候?

  仅仅是想起这个名字,就足以令他火气难忍。这把心头火虽然发了出来,但他的情绪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糟。这份糟糕来源于他刚才的语气,他从未对她说过那么重的话,她刚才一声不吭地走出去,院里院外一点动静也没有,她在院子里做什么?怪他,怨他,还是正在独自生闷气?

  他说:江少陵三个字出现在你的配偶栏里,如果不是丈夫,就只能是亡夫。

  江少陵抿着唇,留意到她说话时一直在抠她的手指头。关于她抠手指的坏习惯,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婚后,私底下他曾目睹过好几次。对此,心理医生给他的结论是:“江先生,您太太的智商很高,身为‘门萨’会员,又从事科研领域,她对自己的要求难免会苛刻许多,如果您发现她偶尔出现一两个强迫症的症状,倒也在情理之中。”

  “你是少陵媳妇吧。少陵在家吗?”孙婶笑容温和,看起来很亲切。

  沈慈笑了笑,盯着河面的杨柳不说话。二月南方已回暖,到了三月份,天气会一日比一日暖。2014年看似刚刚开始,她却觉得时间过得不是一般的快。

  “江少陵?”沈慈直呼其名,忍着触摸他额头的冲动,该不会是烧糊涂了吧?

  连载丨如果不遇江少陵(1)

  院外杏花耀眼,沈慈无意识地抠着手指头,再抬眸看着孙婶时,她说:“孙婶,我能借用一下您家厨房吗?”

  2006年?

  江少陵盯着那碗红汤,许是光线的缘故,漆黑的眼眸里泛着淡淡的温软。

  温温的面条黏在一起,吃进嘴里跟吃面疙瘩差不多,沈慈咀嚼了几下,不愿亏待自己的胃,干脆吐在了碗里。

  她当真无心吗?

  沈慈手头的动作一僵。床上那人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离得近了,沈慈方才发现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不管是沈家明,还是江少陵,每年都会花高价聘请专业厨师团队来为自己服务:一位主厨、两位副厨、几位助手,伴随着高昂的年薪,厨师做菜的水平可想而知。

  “少陵正在卧室睡觉,您找他有事吗?”话说到这里,沈慈略显虚伪地迈动脚步,“我去叫少陵起床。”

  餐厅里坐了满满一桌子人,席间恭维讨好江少陵的话不绝于耳。他倾听的时候多,说话的时候少,就连偶尔回应也是淡淡的,动筷次数更是屈指可数,看样子没什么胃口。

  “能在这里生活倒也是一种福气。”村子宁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商业气息,想要成就一段无人打扰的好时光不在话下。

  听说江少陵正在睡觉,孙婶哪能真的让沈慈进去叫人,连忙拉住沈慈,询问了一下江少陵的身体状况,后又问:“少陵中午胃口怎么样?素面有没有吃完?”

  回忆里的她,长发漆黑;现在的她,长发已是半白。

  浅聊间,孙婶提及郑睿之前去家里端饭,她当时并不知道沈慈在村里,所以只让郑睿带了一碗素面过来。孙婶看着沈慈颇为抱歉,询问沈慈中午是不是没吃饭,更热心肠地拉着她去家里,说要下碗面给她吃。

  沈慈并不好奇来人怎会知道她的身份,很显然,这位中年阿姨是为江少陵而来,沈慈想,屋里那人情绪不好,为了避免他得罪同村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免他和外人接触。

  “太太,天已经黑了,该回去了。”陆离站在她身后,声音很轻,似是怕突然出声会吓着她。

  沈慈把火给关了,将砂锅里的汤倒在了一只白瓷碗里,端着汤碗转过身,却发现江少陵还在门口站着。

  “我不饿。”沈慈把筷子放在碗沿上。她刚才搅拌素面,是怕他起床吃面时口感不好,跟自身饿不饿没关系,但他显然是误解了她的举动,沈慈却不予解释。

  说这话时,孙婶虽然是玩笑姿态,但谈及生死,话语间总归有些无奈。

  黄昏时分,孙婶想起家里的番薯吃完了,下地窖取番薯时,抛了几只番薯给地面上的沈慈,沈慈跟孙婶简单说了一声去向,就抱着几只番薯去了小河边。

  江少陵在江家老宅睡得很沉,郑睿轻轻喊了他好几声都不见他苏醒,后来见他在睡梦中皱了眉,郑睿不敢再叫,只能和陆离带着食材和厨房相关人员去了孙婶家。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珍视综合资讯网 http://www.lzs120.cn. All rights reserved.